所在位置: 首页 > 税收宣传 > 媒体报道
中国税务报:从广东实践看构建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的税收激励机制
打印本页发表时间:2018-11-30浏览次数:信息来源:中国税务报作者:字号:

税收是发挥政府作用的重要手段,在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中具有十分独特的不可替代的作用。结合广东改革开放中扶持性减税措施的成功实践,建议从企业所得税入手,以减征新增税收为重点,构建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的税收激励机制。

税收在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中作用独特

中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推动高质量发展必须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把“看不见的手”和“看得见的手”都用好。税收是发挥政府作用的重要手段,是“看得见的手”的重要方面,在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中具有十分独特的不可替代的作用。

近年来,政府重视运用税收政策促进经济稳定增长,特别是自2012年开始营改增试点后,减税降费规模和力度不断扩大。一系列税收优惠政策对调整经济结构、促进产业转型升级、增强企业创新能力等起到了积极作用。其中,也存在一定的局限性,一是税收优惠针对性需进一步增强。减税措施有普惠式和碎片化问题,需突出减税重点,形成政策合力。二是税收优惠程度与企业高质量发展的关联需进一步加强。如事先确定的企业享受优惠条件和幅度,基本不与企业事后主观努力程度弹性动态直接挂钩。如高新技术企业所得税适用较低税率,只要企业被认定为高新技术企业,无论今后企业所得税如何增减变化,都可按优惠税率享受。三是需要凸显对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点支持。目前一些税收优惠对传统增长方式和高质量增长方式都适用。四是一些税收优惠措施与宏观经济政策目标的协同度不够。如目前去杠杆、降风险是宏观经济政策的重要目标取向,但尚未规定企业在享受减免税款时须优先偿还银行贷款。

广东税收激励的成功实践及其启示

改革开放初期,在党中央、国务院支持下,广东政府规定,在有利于实现国家宏观调控目标前提下,对从事开发性生产,进行设备更新、技术改造和新建项目并取得较好社会经济效益,按规定纳税或还贷有困难的国有、集体工业企业,经向税务机关申请批准,可给予扶持性减征新增产品税或增值税照顾。扶持性减税政策适用对象是守法经营纳税的社会主义公有制国营、集体工业企业。扶持性减税的条件,包括扶持项目必须为符合国家产业政策要求的计划内项目;按税法规定纳税确有困难;计划内项目使用的贷款必须是金融单位发放的生产性贷款;计划内项目投产后有新增的产品税或增值税。在同时符合上述条件情况下,由企业提出申请,经税务机关严格审核批准,可给予适当的减征新增产品税或增值税,用于偿还银行项目贷款。

实行以税还贷和扶持性减税政策措施效果非常明显。一是扶持了企业更新改造技术设备。广东省仅1987年~1990年期间就减征新增产品税和增值税21.97亿元,扶持了包括美的在内的915户企业的发展。二是促进了经济结构的调整,创造了一大批名优特产品。三是加速了社会资金的周转,减征税款全部及时用于偿还银行贷款。四是推动了经济和税收的增长,巩固和壮大了公有制经济。

总结改革开放广东税收激励的成功实践,至少有四点重要启示:一是税收激励要敢于解放思想,锐意创新。二是税收激励必须符合国家大政方针的要求。三是税收激励要有利于形成企业增收内生动力。四是在企业所得税方面,税收激励可适当采取增量优惠方式。

构建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税收激励机制的设想

结合广东的成功实践,笔者认为构建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的税收激励机制的基本思路是,全面贯彻新发展理念,坚持以提高发展质量和效益为中心,正确处理市场和政府关系,通过构建融“鼓励企业创新发展、刺激社会有效投资、稳定国家税收增长、降低宏观经济风险”目标为一体的共生互促的税收增量累进激励机制,深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快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实现企业、税收和经济三者之间的良性循环发展,推动中国逐步迈入高收入经济体行列。

遵循的基本原则是:

服务大局。税收激励应紧紧围绕国家发展蓝图、目标和战略精准施策,防止采取“大水漫灌”“撒胡椒面”式的普惠做法。

激励法定。贯彻税收法定原则,应通过国家立法形式对税收激励机制加以规范,对激励的税种、税率、方式、条件、流程、权限和责任等一系列问题作出具体规定。

体现公平。税收激励既要防止产生不公平竞争、干扰和影响市场机制正常发挥作用,又要对各种经济成分一视同仁,不因企业经济性质、行业、规模、地域等不同而实行差异化优惠政策。

增量激励。经过改革开放40年的高速发展,税制结构发生了深刻变化,企业所得税收入规模不断扩大,已成为主体税种之一。企业所得税的持续增长往往需要通过企业不断创新、降耗、提高全要素生产率水平才能实现。因此,构建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税收激励机制,建议优先考虑从企业所得税入手,以减征新增税收为重点。应体现累进性,即只有企业所得税实现新增才可享受减征激励,新增越多可享受的减征越多,不断激发企业高质量发展的内生动力。

监督制约。在制度设计上强化税务机关内部受理、审核和审批税收优惠等各环节的监督制约,同时引入财政、审计等部门的外在监督。

具体设想如下:

建立企业所得税新增税收累进减征机制。即对实体经济当年企业所得税新增部分,按其增长率依不同减征率实行全额累进减征。当年企业所得税增长率=(当年企业所得税额-上年企业所得税额)÷上年企业所得税额×100%。当年企业所得税增长率越高,其适用减征的累进率也越高,减征的新增税款也越多。

在企业所得税新增税收中建立加计减征机制。对国家需要重点扶持或鼓励的特殊情形,在新增税收中按减征额予以加计减征。一是对实体经济企业向银行贷款进行设备更新、技术改造或研发新产品、新技术、新工艺的,在与银行签订贷款合同后一并向主管税务机关备案,对其新增企业所得税额的减征,可在正常减征后的余额内,按正常减征额给予加计减征,加计减征部分最多不超过正常减征后的余额。当年新增企业所得税额无论是正常减征部分还是加计减征部分,必须全部优先用于偿还银行贷款。二是对企业用税后利润再投资的,凡投资建设的项目符合国家产业政策鼓励发展范围的,对其税后投资利润缴纳的企业所得税全部予以返还,并按返还企业所得税额加计从新增企业所得税中给予减征。三是对获得国家或世界级专利产品或技术,其投产后所获取的企业所得税增量,按当年正常减征额实行加计减征。

准确区分企业所得税增长性质。结合企业有关提质增效经济指标,如单位产品成本、全要素生产率和研发投入比例等,确定企业所得税增长是否符合高质量发展要义,防止不当税收激励。

全面清理现行税收优惠政策。对一些不符合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或作用效果不明显的税收优惠政策,尽可能予以取消或进行有机整合。

结合企业所得税汇算清缴时实施。企业所得税采取按月或按季度预缴、年终汇算清缴征管模式,企业所得税增量累进减征激励机制应与年终汇算清缴协同操作实施。(朱江涛)


附件:
政策解读:
相关政策文件:
标签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